【新聞】一臉“青春”的光良也開始念舊了

晶報記者 馬丹昊
6月27日,“情歌王子”光良將在華潤深圳灣體育中心“春繭”體育館舉辦“回憶裡的瘋狂”深圳演唱會。
5月2日,他也發行了全新創作專輯《那些未完成的》。
這兩件事是光良對自己出道20年來演藝之路作一個小結,也算是一種感恩回饋。
 
完美的處女座男子
“我還真是一個蠻念舊的人,有些東西五年十年你都不會碰一下,一旦看到它們、感受到它們,就像坐上時光穿梭機,瞬間回到舊時光。”
一轉眼,光良已經45歲了,出道20年,無印良品解散15年。這些年,華語歌壇推陳出新,有人來,有人走,而他還是一張最“青春”的臉。人們依舊唱著《童話》,歌迷們還在期待著他的新作品。
今年,光良忙著兩件大事,一是新專輯《那些未完成的》,二是6月27日在深圳的“回憶裡的瘋狂”巡迴演唱會。這兩件事,僅從字面上就能將光良的心態展露無遺,他說:“念舊,並不僅僅是回顧過往,更多的是因為過往而看到以後。所以,人們更多的是要把握當下,不然到了以後你如何回憶現在?”
處女座的光良以往總是無法釋懷自己工作上的失誤,每一場現場都想做到完美。可現在的光良,卻也漸漸感到些許的不完美或者小意外更加有回憶的價值,大家的享受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有一次演唱會我彈鋼琴居然錯了一個Key,那成為了獨一無二的回憶。當然,你的錯誤要無關大雅才行,關鍵性的錯誤不是美好的回憶而是工作失敗。”
劇情拉回至2000年。隨著“珍重無印良品再見演唱會”巡演收官,滾石打造的這個二人組合宣佈解散。在最後推出的那張《珍重無印良品95-99分手紀念精選集》中,一首預言式的歌曲《別人都說我們會分開》給歌迷系上的心結至今也許都未能打開,而“無印良品是否會再合體”,則是所有歌迷和媒體都會反復追問的問題。
其實光良已經給出自己的答案。當年,光良和品冠一起開始玩兒音樂的時候,就界定為兩個可以獨立寫歌的音樂人,大家有自由,彼此都會留一個很大的創作空間給對方。“我們就像兩個很獨立的音樂人在舞臺上表演,可不知為什麼歌迷很喜歡我們兩個在臺上的感覺。有一度我在想,到底是我們的歌寫得好,還是唱得好,還是喜歡兩個大男生在臺上唱情歌這件事。”光良說。
即便是分開這些年,兩人也保持著兄弟情。與其他解散之後的組合不同,光良和品冠幾乎完全沒有“切膚之痛”。光良的感覺更是奇特:“我們好像從來沒有在一起過,我們只是一起出專輯,大家很喜歡這兩個一起唱情歌。所以當我們分開之後,彼此的做法其實也沒有什麼差別,因為一直以來就始終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有人說我們‘貌合神離’,其實我們只是一種特殊的相處方式。”
工作繁忙的光良現在很想出去走走,帶父母去吳哥窟,去看看世界7大奇景,甚至連極光都是他考慮的旅遊景點。可惜光良總是停不下來,今年有許多演出,檔期都已經滿了。單飛之後的光良讓我們聽到了更多屬於他自己的作品,溫婉動人的旋律,真誠至深的表達。而這次的新專輯和演唱會昭示著,一個新的光良已經出發。  
新專輯《那些未完成的》
在光良5月份剛發行的新專輯《那些未完成的》裡,一共收錄了6首歌曲,有比較輕快的歌,也有很多是比較光良式的情歌。
關於新專輯,光良自己的介紹如下:這張專輯裡,我嘗試了不同的唱法。其實我覺得有幾首歌還蠻傷感的,不過卻很溫暖,大家可以聽聽看,有一首歌曲叫做《那些愛過的事》還有《未完成的愛情》,還有《日落》,那這次蕭煌奇老師也特別為我寫了《出走》這首歌。蕭煌奇老師寫的這首歌,是比較輕快的,裡面應該會找到很多我覺得你自己的愛情故事吧。《那些愛過的事》其實是想告訴大家,我們每一天都在追求一些我們很在乎的事情,感情上的,工作上的,只要我們在乎的,就是我們愛的事。可能已經過去了,但是我們真正地愛過的話,它會像影子一樣跟著我們,在我們心裡。
那些歌 那些故事
 
《傷心地鐵》
光良不喜歡按部就班地做音樂,時間長了感到有點厭煩,漸漸地,他找不到做音樂的意義。於是,有一年他一個人到了紐約,一待就是一個月。每天坐地鐵滿紐約轉,在地鐵裡,他發現很多業餘的音樂人不靠音樂為生,他們只是下班後拿著樂器在地鐵站玩音樂。光良開始反省自己:“我是個發片歌手,那麼不珍惜,那麼多抱怨,而這些人他們可能一輩子成不了歌手,但他們只是喜歡音樂。”於是,他回去將這個感受講給作詞人瑞業聽,後來就寫了《地下鐵音樂人》。
之後,光良在錄音時,被李宗盛聽到了。李宗盛問光良:“你願不願意用另外一支歌同一個曲?”之後,李宗盛就寫了這首歌的另一個版本《傷心地鐵》。
 
《勇氣》
梁靜茹因為一首《勇氣》迅速走紅,當然她要感謝光良,因為他是這首歌的曲作者。光良說,那時候他已經和品冠分開發展,有一天,公司主管要求他為馬來西亞老鄉梁靜茹寫一首歌,這首歌是趙薇主演的武俠劇《俠女闖天關》的片頭曲。
當天,正巧作詞人瑞業也在場。於是,有人建議,一個寫曲的、一個寫歌的,旁邊還有一架鋼琴,現場就寫了吧。瑞業的詞剛寫了一半,光良就拿著半首歌詞憑著感覺,彈著鋼琴,不到20分鐘曲子就一氣呵成了。
 
《童話》
光良當初寫好《通話》時,就覺得這首歌的MV應該要有一個人與人之間“Link”,要很深的畫面呈現,所以他找到周格泰導演。開拍前導演只和光良說會有Kiss的鏡頭,且導演要求不要“假假”蜻蜓點水式的那種,這讓光良非常緊張。
“因為我不知道導演要的激烈程度在哪?也不知道他和女主角講了什麼,最後我就豁出去了,且其實拍攝時我本來很顧及禮貌,不過反倒女主角很主動……”光良一度還很擔心爸媽看了會怎樣,“因為他們還蠻保守的。”  
HighlightsMore
寫一首歌 消化自己多年跨不過的悲傷情緒 那些突然從我們身邊帶走至親朋友啊 想你了 光良作曲X孔勝民填詞 製作人李欣芸混音到落淚 2020由衷思念之歌「想你了」
TWD 20.00
身是只能不停前進的過程 心卻還能搭上反方向的列車 「里程.旅程」後的倒轉人生 HUSH_詞曲/李欣芸_製作 英倫搖滾叛逆風味顛覆情歌王子 光良2020全新專輯〔絕類〕孤獨自癒推薦-反方向 在每個反方向的路途遇見另一個自己 記得問他:你好嗎?
TWD 20.00

《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主題曲 〈大寶貝小寶貝〉由知名作詞人李焯雄填詞、黃建為作曲; 歌曲製作編排上特地安排與台灣原聲合唱團和聲,光良為了讓孩子們更有臨場感,特地陪合唱團一起錄製,還自嘲:「其實我們是『老寶貝小寶貝』!」 電影《十二夜2》的主題曲《大寶貝小寶貝》其實是毛小孩唱給人類聽的情歌,像電影一樣,這次我們換個角度看世界。 人類對動物的愛,往往是有條件的,我們挑,但狗狗不會。牠們「不在乎你美不美」, 也不會過問你的來歷,「不問過去/與你四目相對」「愛定你不後悔」。 事實上,你就是牠們的全部,「你是全世界,沒有例外」。 日常的我們會裝,心裏愛討拍,明明依賴對方,又裝作不是。動物真誠得多,「快樂就擺尾」。 《十二夜2》這次從關懷流浪狗被撲殺的議題,轉到關注如何讓浪浪們找到身與心的家。 如何為浪浪建設比較合理的收容所,這是第一重意義的家,而更重要的是為牠們找到最終的家, 有人類共居的家,因為「有你的所在/是家的所在」。 放生不等於自由,浪浪們其實無法獨立獵食,他們離不開人類,但我們卻有太多理由棄養牠們。 《十二夜2》很多篇幅在紀錄志工們一次又一次為浪浪們營造家的努力, 他們的苦心多次被質疑,得不到認同,我們很容易會想到自己:我們如何努力地安頓自己,我們不也是在找一個家嗎? 沒有局外人,我們和浪浪們並沒有不同:「你是全世界/沒有局外」。 希望能夠透過主題曲溫暖的聲線來感謝,讓更多人來關心議題外。 由衷地感謝支持《十二夜2》的所有朋友們。 因為你們才能讓這個世界更好。

TWD 20.00
用大半輩子追逐 生命幾分鐘的領悟 集回憶的里程數 換人生旅程的歸屬 光良人生首部曲 -「里程.旅程」 光良作曲演唱/HUSH填詞/黃韻玲製作 1月17日星娛音樂XYmusic.com及數位平台上線 -------------------------------- 光良 2020 全新專輯「絕類」蕨品精裝版 XYmusic官網預購即贈送「蕨類金屬書籤」
TWD 20.00
繼上一張專輯「是不是少了什麼」後,法蘭黛樂團的主唱法蘭Fran在光良新專輯中再次獻出自己的創作「失去了哭泣的能力」。法蘭表示,這首歌是在深夜寫出來的,覺得在工作或與人相處上,年紀漸長後會關心更多人事物、在意別人看法,常常不是那麼忠於自己的內心,本著跟自己對話的概念完成了這首歌。而光良即使到了人生目前這個階段,他坦承並未失去哭泣的能力,只是以前的眼淚常因為委屈而流,現在的哭泣通常因為感動而哭,心境是完全不同的。
TWD 20.00
新銳創作人黃則翔這次交出優質的創作「漸好」而「漸好」同樣在講社交的議題,有段時間則翔自己抗拒社交、不想出門,但後來過段時間他發現自己在改變,看見陽光折射在牆上的光影非常漂亮,想著:我們還沒有好,但只要我想好起來也許我就會好起來,相信我們都可以在自己抗拒的事情中漸漸好轉。
TWD 20.00
新銳創作人陳鈺羲作品「1901的上一位房客」寫的則是人離開家鄉到異地居住偶有的愁緒。1901是一個房號,代表租屋處的房號,上一個房客是代表過去的自己,尋找自己初心的感覺, 1901是作者朋友住處的房號,有次跟朋友在聊天,身邊有很多人離開自己家鄉,在異地居住,當生活上不是很順遂、很想回家的時候,只有自己一個人要面對這些事。 獨處時會思考自己為何在此,是不是還走在初衷的道路上。生活上會面對到很多負面的東西,因為自己一個人住,所以要自己消化吞掉,也擔心自己離家太久不知道家人好不好的感覺。 作者認為一個人居住的孤獨感會累積的,累積到一個程度可能心中小宇宙會爆炸,但歌中的主角最後找到了希望,帶有正面的意義:只要心不是孤獨到處都是他的家。 而光良也回想自己當年首次家鄉怡保到吉隆坡念大專的孤獨心情。特別是光良念的又是電子工程系,加上自己不是特別會社交的人,和同學間沒有太多互動與話題,還好當時可以跨系去參加別科系舉辦的音樂表演,讓他最孤獨乏味的大專二年生活,稍微有一點趣味和色彩。
TWD 20.00
「雨中的讚美詩」同樣是用天氣在形容一個人孤獨黑暗時刻的心情-在雨中的一絲絕望,我們習慣歌頌美好的東西,但當世界真相出現在我們面前時,我們該如何面對? 每個人在追尋人生的道路上,多少會遇到風浪跟困難,但這首歌想讓大家去感受到我們在面對不如意或面對黑暗跟風浪的時候,我們要用什麼心態去面對。希望能帶給聽眾溫暖跟慰藉,不管在風雨或黑暗中都可以不害怕的前行。每個人都有信仰,但你在遇到不如意的時刻,都會有一個傾訴、思考疑問的對象。覺得讚美詩就是在一片汪洋中,當你覺得潛入漫長怎樣都走不到終點的時候,讚美詩可以帶給你一些光明與力量。 而光良也分享自己在年輕時候,也有過見不得別人好,不希望和自己競爭的人成功的負面心態時候,但後來他漸漸明白,別人失敗,自己也不見得成功,就像感情裡,你希望那個前女友或前男友跟他的現任情人吵架分手,但即便他們分手了,你也不會再是他們選擇的對象,冷靜的想通,理性的分析就是給自己最好的讚美詩。
TWD 20.00
新銳創作人黃則翔這次交出優質的創作「蕨類」用輕快的旋律包裝心裡黑暗跟嚴肅的主題,靈感來自於當時一面養鹿角蕨、一邊在看中島哲也導演的〈渴望>這部電影,片頭有一個故事帶給他靈感:中學生被霸凌,壓在水裡打,但中學生從水裡看這個世界,卻覺得其實非常美好,他心想是不是我不太適合這當一個人類?而也把抗拒社交的心情擺在裡面。 光良對這首歌也特別有感,因為自己從小就有社交恐懼症,尤其同時又害怕陌生環境的沉默尷尬,尤其後來進入需要大量接觸陌生人的音樂圈,他經過歲月的磨練,在外顯行為上已看似漸好,都試圖快速融入陌生的場合,但最心裡最深的那塊,還是那顆待在自己安靜世界的孤獨蕨類。
TWD 20.00
HUSH當時打開編曲軟體,嘗試新節奏跟新和弦的練習,就完成了「爛天氣」這首歌。這是一首非常黑特的歌,光良用了有別與原本創作者那種心裡很負能量的詮釋。 HUSH是一個非常喜歡下雨的人,創作時在想說為何大家討厭下雨,如果有一天下雨,那些不愛自己的人跟他們的另外一半淋成落湯雞,想到就覺得很爽,之所以為什麼要感謝爛天氣,就是有這種狹怨報復的心態,那種見不得別人好的心情。
TWD 20.00
韋禮安首次與光良合作,交出專輯中最寫實標準式的動人情歌「是我不懂」。曲中「是我不懂你的幽默」這句歌詞所提到的事情,很多時候在日常生活中大家很感同身受的事情,通常會覺得很日常的事情(平常不會覺得有什麼特別),但在感情中是有點心酸的感覺,頻率沒辦法對到的時候、一開始不了解對方想要的是什麼…等等,這些日積月累就會讓兩人關係碰到一個斷層。
TWD 20.00
* 曾經幸福的孤獨<造天氣的人> 曲:光良 詞:楊楊 製作人:陳建騏 如果夏天下雪 你會不會再愛上我? 如果世界依舊尋常的走 如果兩個人交會後 還有各自的夢 至少我陪你走過一段 也已足夠 光良在新專輯中的另一首創作。首次合作的內地作詞人楊楊用天氣的變化來描述人的各種情緒變化狀態,充滿奇幻奇異感。 整首歌電影感十足,歌曲最後運用大量的弦樂,更是將情緒堆疊到最高潮的地步,在澎湃的聽覺中剎然停止,讓整張專輯聽來意猶未盡。
TWD 20.00
似是而非的孤獨<不缺> 不缺 是別人眼光裡 自己的鏡子裡 永遠看不見獨缺的那一點點 HUSH+光良 創作才子與情歌王子首度詞曲完美合作 光良拆穿「不缺」假議題 生活有缺少有追求有困難有過程 才成就每一個人生精采故事
TWD 20.00